京剧

谁会引爆2011年全球经济风险

美元其实是“被走强”——被疲弱的欧元拉着缓慢上行。而当中国政府明确地表示支持欧元,同时开始购买一些有可能陷入债务危机国家的债券之后,欧元在圣诞节期间开始反弹,美元指数则出现了“突破难”的状况——在80.8附近遇阻后,开始较大幅度的回落,但在79.75左右明显的存在支撑。

美元指数在年前的黏合走势,预示了2011年美元指数走势的不确定性。而这有可能成为2011年全球资本市场、外汇市场最大的风险。

美国是否会爆发债务危机2010年全球市场最大的风险是欧债危机,欧元区五国由于负债过大,有可能出现债务重组,因此不得不寻求外援,导致欧元的信誉严重受损,欧元暴跌。但在欧元区爆发债务危机的时候,市场时刻防范着美国、英国以及日本是不是也会爆发类似欧洲那样的主权债务危机,尤其是美国。

由于债务规模极大,占GDP的比例很高,而且又是全球流通的主要货币,一旦爆发债务危机,全球各国拒绝购买美国国债,那几乎是没有救的危机。可能比欧债危机强烈几百倍。

针对美国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太大以及入不敷出的现实,很多经济学家早就预言:美国的债务危机拖不过2012年就会爆发。而在圣诞节前,曾经准确预言美国金融危机的一位高级市场分析师梅丽荻丝再次预言,2011年美国将有100个城市“破产”——闹债务危机,也就是说,美国的债务危机可能提前到2011年爆发。

这个预言是很吓人的!从理论上说,美国地方政府是不可能破产的——没有破产保护,但长期入不敷出、寅吃卯粮,很可能迫使很多地方政府不得不大幅度地削减开支,削减工作人员,一线城市甚至不能维持正常运转,肯定将导致经济进一步衰退;更重要的是,一旦大批地方政府入不敷出,美国面向全球的国债市场也会受到牵连,美国国债的利率会急升,导致美国政府筹资成本大幅度上升。仅仅是利息负担,也可能把美国政府拖入债务危机。

可以预期:一旦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大幅度走低,交易商一定大举削减美元头寸,导致美元急跌。而一旦美元急跌,大债主们将面临巨大麻烦:是再帮助美元渡过难关,不断地买入美国国债,还是向美国政府追讨债务。

由此说,美国给世界带来的重大风险绝不是量化宽松规模大小,甚至也不是会不会出台第三轮量化宽松,而是美国有没有还债能力,能不能维持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基本稳定。美联储可能提前修改量化宽松规模与大多数人的担心相反,我一直强调美国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很低——起码应该发生在英国和日本之后。

我现在要非常明确地提醒大家注意几点,美国政府的还债能力不仅仅是像欧元区五国那样靠“拆东墙补西墙”,美联储也不是一个完全不负责任的中央银行——只知道狂印美钞,而美国经济自身的活力和弹性要比欧洲强很多,甚至比英国日本都强。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在一些人大肆唱空美国经济,预测债务危机必然发生的同时,美国出现了两个积极的迹象。

返回列表